木直知红豆

VIXX团饭偏蠢植/植受买定不离手/热爱傻白甜/R18社情文手🙌

【爀植】College

*学生爀x老师植(我终于写了师生梗我超想写的来着

*写到后面突然变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hhh

 

连阳光也打着哈欠的慵懒午后。


“老师,可以问你一下这题怎么做吗?”金元植的视线里闯进一只干净修长的手,指骨分明,指甲圆润,散发着薄荷的清香。


他微微有些晃神,但很快就又缓了过来。马上意识到眼前这只手的主人是班级乃至学校分数的顶梁柱韩相爀同学。


明明眼角可爱的笑纹和一说话就撅起嘴唇像索要亲吻似的行为都还颇具少年感,但身侧沉稳的气场却连金元植这个老师都自愧不如。


“啊……抱歉,请等我看一下题目。”


为自己游移片刻的思绪感到有些懊恼。金元植忙扶了扶金框的眼镜,黑色的碎发因略微忙乱的动作而散落到额前来。


“好的。”韩相爀不甚在意地应答道,只是他很小心地把这情绪掩盖在了恭敬的语气后。


其实这道题目他早就会做了,只不过借由这个机会来跟他这位蠢得可爱的老师共度一下美好的课后时光罢了。


金元植的眉心处打了个褶皱,下垂的眼角恰巧被打碎的光斑照到些许残影,逗得他眯起眼睛,看上去有些困倦的模样像极了他家楼下那只嗜睡的英短。


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班上的女生都说老师看起来很帅但是又好冷酷的感觉。


明明长着一张看上去就让人想要欺负的脸啊。


韩相爀一边听着金元植用沙哑而湿润,像是饱和的水汽里那样低沉的声音给他讲解题目一边这样想着。


等金元植口干舌燥地讲完题目时,夕阳的余晖已经蜿蜒着爬上韩相爀初雪一般洁白的手腕,漫出一条好看的弧度。他停下来喝了口水,动作有些匆忙地整理公文包。眼神不住地瞟向手腕上的表盘,指针正一点儿也不倦怠地转动着。


“老师今天有什么约要赴吗……?”韩相爀注意到眼前男人细微的小动作,原本明亮的笑意收敛了些,取而代之的是不易察觉的关心。


“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事……”被察觉到心思的金元植羞赦地挠了挠头,夕阳的辉映下蒙上一层薄红的蜜色肌肤看起来可口极了,“我也已经半五十了啊……被家人催促着要快点结婚……所以今天被安排了相亲。”


血红色的夕阳突然被乌云啃下残损的碎片,明明两人只相隔几米却瞬间被划分出一道鲜明的界限。阴影里少年轮廓分明的脸看不太清晰,连声音也缥缈得难以捉摸:“啊……所以老师是要去相亲么?”


“是这样没错……”金元植喏喏地应道,在学生面前谈起去相亲这回事总是让人觉得难为情的,何况男人的脸皮薄得像窗户纸似的一捅就破,头几乎有埋进面前试卷堆里的趋势。


“可是怎么办呢……我很喜欢老师啊。”


“嗯……?”


少年平日里清朗的声线此刻却蓦地低沉下来,听上去显得晦涩不明。阴影里伸出一只手,指骨分明,指甲圆润,拽住金元植拖进阴影中仿佛用了十成十的力道,大概是为了挥去男人身上柔和的近乎刺眼的光芒,眼角用来遮掩锐利视线的笑纹被黑暗一点一点蚕食着。


目光像是深海。


修长的手指紧箍着男人的手腕,凶狠得如同镣铐般,但嘴唇上传来的力道却是温柔的。少年独有的薄荷与青草交错的气息把他轻巧的包围起来。


手腕上的疼痛消失了,指缝间有薄茧摩擦的触感。


韩相爀十指相扣着因刚刚的亲吻而显得茫然无措的男人,他说:


“老师可不可以等我五年?只要五年就好。”


金元植还处于缺氧状态下的大脑里全是少年小兽般渴求期盼的眼神,不知怎么心就软的一塌糊涂,用还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轻轻嗯了一声。


夕阳旁的那朵乌云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走了。

 

评论(10)
热度(35)
©木直知红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