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直知红豆

VIXX团饭偏蠢植/植受买定不离手/热爱傻白甜/R18社情文手🙌

Pinocchio【合作款】

我爱

挣大格:

喝完加冰的威士忌,付了帐,走出了店门。
“C区最好的酒吧,卖的酒比那群老不死舍得拿出来的猫尿还差。”车学沇烦躁的很。


然而,这并非是什么重点。只是个人的挑剔的品味。是完全可以忽略,不去在意的。但,头上的那东西可不行,那个——巨型的能量核。


老不死的最大的杰作。


如果现在手里还有酒,车学沇觉得自己会去找人碰上一杯的,为了庆祝,c区还存在的,生的气息。


时间是13点,能量核活动最强的时候


这个时候街道上滚烫的,车学沇抬头,看了一眼不断在产生能量又在外放能量的能量核,读出这块金属测量的街温


“42.8....”原来有那么热啊,那他是不是不应该穿大衣?


感受不到温度真的很不方便啊。。。


他现在,应该回去,回去处理那一大堆公文,回去做体能训练,如果时间早,还可以倒一杯自己私藏的美酒,可是,他不想回去


陆星材的话在脑子里晃荡着
“哥...你的身上,有其他Alpha的味道”


Alpha?


其他?


随便哪一个单拎出来都没有什么过错的,简答的词语,偏生凑在一起,这么令人作呕。


车学沇咬住了下唇,威士忌味道的信息素随着车学沇的心情爆炸开来


他的战斗力已经退化成这样了吗?连其他alpha进身都察觉不到


还有郑泽运


陆星材那鼻子都闻到了,你一个法医闻不到?!


要不是郑泽运和车学沇一样都是上将,车学沇已经一拳砸在那张让他无比生气的脸上


生气没有用,车学沇压住了满肚子的火气


比起生气,他好像更在意,是哪个alpha靠近的他。为什么,他可以可以无视威士忌那么烈的气息


要知道很多omega都嫌车学沇的味道太烈不想接近,威士忌辣且烈,很容易和同样强烈的alpha信息素产生冲突,可这一个alpha却让他完全没有发现。


所以是相融了吗?


他闻了一下手掌,只有大黑的血留在手掌上的腥气


他皱了下眉头,离开了去郑泽运的实验室的那条路,朝着军部走去。


军部开会的时间马上就到了,时间,不够去接大黑。


大黑就先留在郑泽运那一会吧。


不会有什么大乱子的。


平常也是随便撂在那的


要是有乱子,就剁了郑泽运吧





时针已经到六,郑泽运的试剂已经全部变成了金色。


实验是成功的,和他的猜想一模一样


捂住了眼睛,他痴痴的笑了


注射了Pinocchio


原来,还有第二个家族,还有Pinocchio


罪恶的气息。


郑泽运眯起了眼睛,就像仓鼠食物填够了一样得到了满足


又是一个秘密啊。


平常在他这玩的杜宾犬,是注射过Pinocchio的,正常的人


军部下班结束的时间是九点半,还有好长时间,他带着这一个Pinocchio,好好的 ,和“他”交流


抱起呼呼大睡的杜宾,郑泽运深吸一口气,他进了旁边的屋子


李在焕的房间。是被强制占领的,但是郑泽运习惯了李在焕的存在,现在真成了李在焕的屋子


深吸几口仙气,郑泽运走进了Ken屋


一股车厘子味道的信息素只冲着郑泽运袭来。郑泽运下意识的捂住了口鼻,无视了手里抱着的杜宾。


没错,无视,知道了杜宾在手上,但还是任由杜宾掉下


一只长着蓝色眼睛的英短挑衅的看了郑泽运一样,然后转了过去,屁股对准了郑泽运,放了一个屁。


嗯,放屁


而且很臭,把摔都没摔醒的金元植都熏醒了


他用爪子捂住了小小的鼻子,挪动屁股,想远离这个地方。


平常车学沇很喜欢把他丢在这,这儿早了解透了,这个气氛看起来会开打,跑了最好


却不知,自己就是主角


猫跳下了桌子,开始了另一个开始






揉着他脑袋的猫让金元植很反感


还是装一下吧。。。


金元植轻轻的,咬了一下猫的爪子


好歹奸细也是有职业素养的,不能伤随便的人,轻轻咬一下,是正常狗的反应吧?金元植庆幸,Pinocchio的基因现在很稳定,只要不出意外,不会漏泄的。


他不知,已经漏泄了。


他不知道猫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说话,但是,对他不利啊。


正专心舔着打架凸起的毛的英短看破了什么,在金元植的眼前,消散,从新成为了一个年轻的男人。


Pinocchio?


压下了诧异,低下头。


是敌是友不知道的Pinocchio,他知道的,第二个Pinocchio。在痛苦的注射过程中,活着的,第二个,Pinocchio


李在焕是故意的。


郑泽运传达了他化验成果的消息,Pinocchio是李家的终极秘密,除了19年前的奸细泄漏,而且泄漏的是半成品,并未外传过成品,为什么,会有李家以外的人,身上会有Pinocchio


和19年的事,会有什么关系。


金元植不知道,李在焕想知道。


郑泽运和车学沇算是好友,也是知道一些金元植和车学沇的事。


他动了动嘴唇,将李在焕想知道的,传给了李在焕。


是捡的啊


李在焕想笑


车学沇,还是那么单纯 ,不知道的情况下又惹上了 ,大麻烦


揪着杜宾小小的耳朵,靠在耳边:“最好....现在离车学沇远一点哦。毕竟,你是”


Trouble


时间已经到了呢


车学沇,带回大黑的时间


愣愣的被车学沇抱回家,愣愣的躺在被窝,愣愣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车学沇的脸


金元植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车学沇,带他回家了


真好,回家了。车学沇,又带他回家了。


被窝里,车学沇已经均匀的在喘气,金元植的爪子落在车学沇略微黝黑的脸上,印出一个小小的爪印。


金元植看着脸上有着爪印的车学沇,想笑又不敢笑。


洁癖那么重的人,明天,会怎么生气呢?


思绪不安


我,是个什么


为什么,离车学沇远一点


头疼


@木直知红豆

评论
热度(19)
  1. 木直知红豆挣大格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
©木直知红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