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直知红豆

VIXX团饭偏蠢植/植受买定不离手/热爱傻白甜/R18社情文手🙌

睡美人 Pt.2【郑泽运】

*衍生自川端康成《睡美人》

*推荐BGM:Nowadays-郑泽运


Pt.1【车学沇】


嘀嗒,嘀嗒。

窗外是下雨的声音。

我站在玄关处茫然张望了一阵,雨势浩大,只看得见模模糊糊腾起的白雾,和远方形形绰绰的房屋。有雨水溅进来,打湿了纯白色的趾袜。

内心被来回拉扯着,终于还是抵不过强烈的欲望,我打开花伞。木屐踩在青石上,一连串清脆的脚步声被扬出去,飘得很远,在空中被雨打湿了,就又缭缭绕绕地落回到我耳朵里。急促的步伐里,房屋转瞬就到了。

可和服的一角却被打湿了。

我咬咬唇,刚抬起手,门就开了,露出女人精致的脸,看到我后颇有几分惊讶的意味。

“客人?”

我捋了捋被打湿的几缕碎发,它们不安分地在我额前晃荡着,留下一道道残影,惹得人心烦。

“.......叨扰了。”

———————————————————

我小小口地饮着姜茶,有些担心唇上抹好的胭脂,一看象牙白的瓷杯上,果然留下两道嫣红的印子。

“没想到今天还会有客人来,准备的时间就长了些。”

“......对不起,是我冒失了。”

我抿抿唇,伸手拿过桌上沉沉重重的钥匙。一时间,喜悦与害怕都一股脑地涌了上来,不知该先说哪个才好。我深吸口气,打开了门。

不是上次那位公子......吗。

即使早有预感,我也忍不住稍微有些遗憾。

我脱下被雨水打湿的鞋袜,外衣也乖巧地挂在了衣架上,轻轻一拔簪子,乌黑松散的头发就柔顺地披了下来,散落一地。

我缩进被窝里,暖和得让我不禁轻喟一声。直到手脚都从雨水的冰凉里缓过神来,我才有空细细去看今天的这位公子。

他的肩真宽啊。

我往他怀里靠了靠,用眼神掂量着,暗自感叹了一阵。

“你好啊。”

他穿着丝质的浴衣,深蓝色的,海一样宽广沉静,连带着被子也是浅蓝色的,好像天空与海的交界处,是柔柔软软的一片云。我忍不住埋上脸去,在那触感颇好的浴衣上蹭了蹭,一瞬间,原本沉寂的印花也好像鲜活起来,摇动着枝蔓,伸长了,伸长了,把我困在他怀里。

没办法嘛,谁不喜欢这样宽阔温暖的怀抱啊。

我嘟起嘴来,像对恋人发小孩子脾气那样,在心里反驳着理智的提醒。

“你说,是吧?”

肩膀先生。

我暗自给他取了个称呼,继而笑眯了眼睛。

我单手撑起脑袋,侧卧着,撩开他被细密的刘海遮住的眉眼。好像感应到了我柔软的指尖,他的眉毛细细长长地舒展开来。眼睛也一样,细细长长的,靠近鼻梁的那一角弯下去了,看得出来,是个眼型柔长漂亮的男人。

像狐狸一样。

“咦?”

我一手抵住他的头发,倾着身子,往前贴近了。近到连他身上清隽的香气都缱绻绵长地,一缕一寸钻进我的鼻息里,交织在一起。

我瞪大了眼睛,仔细瞧着。

他右眼下有颗细小的痣。

只一点点墨,嵌在白玉般明净的脸上,就算不是写意山水,也显得清秀漂亮。他嘴唇虽然薄,颜色却意外地粉,把眉眼间的不近人情一下削去了五分。

当真是画一样美好的公子。

我吻了吻那颗惹人喜欢的痣,偷偷捂着嘴笑了。

我抬起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他因脖颈上突如其来的重量而不适地皱了皱眉,但很快又沉沉睡了过去。只是,原本散落在一旁的手,换成了搭在我腰上,还顺带往上提了提。



“客人,昨晚睡得怎样?”

“谢谢款待,我睡得很好。”

“那郑公子应也是一夜好眠。”

我忘了说,他身上的薄荷香气,真的很好闻。


评论(1)
热度(25)
©木直知红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