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直知红豆

VIXX团饭偏蠢植/植受买定不离手/热爱傻白甜/R18社情文手🙌

【彬植】Carve(1){已完结}

*不知不觉写了2000字

*久违的享受了文字写的很开心

*果然彬植都是有故事的kk预计五篇完结会有车绝对不坑

 

金元植推开门。

是很简朴的木门,隐约传来柑橘醇厚又清冽的香气,指腹触到的平面介于粗糙与光滑之间,像是被岁月磨平的棱角。

室内昏暗的暖黄色灯光传达着某种无法言明的暧昧信息,轻轻伸出双手试探,柔和的光线带着不容置疑的力气,把他推进这间从外观上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店面。

与其他纹身的店铺不同,店内放着舒缓的古典乐,平和又温柔的曲调缓解了金元植有些局促的窘迫,踌躇着开口,低音回荡在有些空旷的,如同蒙着薄纱般看不清真面目的店里。

“请问,有人在吗?”

清脆的开关声和突然明亮起来的灯光把他吓了一跳,好像只受到惊吓的猫竖起瞳孔,看向声源处模糊不清的人影。

“您好.....嗯?”对方像是大提琴般温醇的音色在抬起头看到金元植的脸的时候,略带惊讶地转了个调,随即笑了起来,酒窝的轮廓好看的紧:“怪不得学沇哥不告诉我这次的顾客叫什么名字。”

 

金元植挠了挠头,食指上的戒指折射出耀眼的光,也跟着笑了起来,却是像个孩子那样可爱的神情:“是我拜托他不要说的,怕你会拒绝,因为听哥说,店长是个很怕麻烦的人。”

抬起眼正视对面与自己年龄相仿的青年,心里感叹:

是“脸蛋天才”啊。

“随便找个位子坐一下吧?我去泡杯茶,然后我们就开始。”对方随意地招呼了一下,放下手中的书,温润的,像小鹿般的黑色眼睛看向金元植,礼貌性地笑了一下。

却是让金元植失神了半晌才找回说话的能力,应答的话语断断续续连不成句,引得那人从喉间发出沉闷的笑声。谨慎地找了张椅子坐下,眼神盯着脚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明明平常可以很健谈地和任何人聊起来的Rapper此刻却只能任由空气里的沉默慢慢发酵,漫出美妙的甜香,甚至苦思冥想的专注力都让他忽视了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他面前的李弘彬。

视线里是一只递来飘香的果茶的纤细白皙的手,近看上去其实轮廓很小,与主人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十分不符,但是也的确适合做纹身这样精细的工作。恍惚地接过茶,他道了声谢。小口小口地啜饮起来,入口的香甜把他吓了一跳,之后慢慢转成清新的微苦又让人唇齿留香,金元植垂下目光,眼睛湿漉漉的,被熏染上一层水汽。

好像整个身体都软绵绵的了。金元植想。

“没想到居然会是最近风头正盛的Ravi啊——虽然知道学沇哥的人脉一向很广,但居然连Rapper都认识,真是连我都大吃一惊呢。”又来了,对方的声音大概是掺了魔女的新药,一听就让自己昏昏沉沉的,视线里只剩下他蔷薇色的柔软嘴唇。

“我好像还没自我介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疏忽,他却并不慌乱,微笑着伸出手,“你好,我叫李弘彬,同岁的话...直呼名字就好。”双手交握,金元植感受到指节处粗糙的触感。

“你好....我是金元植。”大概是觉得有些太过简短,金元植歪着头又加了一句,“果茶很好喝....”李弘彬乌黑的眼眸里好像盛着一汪泉水,但又望不见底,隐隐闪着清亮的光。

“...弘彬。”

对方满足的笑笑:“那么,都已经互相介绍过了,就开始吧。元植坐到那边的床上等我一下?我去拿一下器材。”

“好。”看到李弘彬的身影消失在帘后,金元植干脆利落地脱下单薄的卫衣,上身的线条肌理分明,诱惑的人鱼线更是引人遐想。店里开着暖气,所以并不让人觉得冷,他像个孩子似的荡着脚,嘴里轻哼着几天后要推出的新曲。

李弘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帘外,听着里面传来的朦朦胧胧不甚真切的曲调,想起金元植像宠物般茫然地看向他的眼神,心情颇好地扬起嘴角。

看来学沇哥这次的眼光不错。

“准备好了吗…?”撩起帘子走进去,看到对方赤裸的上半身之后不易察觉地顿了半秒,漂亮的眼睛里那池清水被尽数搅浑,“元植是要纹在哪里?”

“啊...店.....弘彬你回来了?”因为突然响起的声音而有些反应不过来,金元植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回答李弘彬的问题:“在这里。”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腰侧。

“图案就是之前那个?”李弘彬边问边带好手套,“我记得象征意好像是....‘守护’?”

“嗯,没错。”金元植的笑容在室内耀眼的像午后咖啡厅里的那抹阳光,“因为有很多想要守护的人和事物。”

“是很好的寓意呢。”李弘彬带着笑意回答,冰凉的手套触上金元植柔韧的侧腰皮肤,惹得他一阵轻颤,又努力地放松下来。“我要开始咯,元植。”

腰部传来熟悉甚至可以说是习惯了的的刺痛,酥酥麻麻的感觉直冲上脊椎。这次好像有哪里不同,但是金元植却说不出个所以然。稍稍垂眸就可以看到李弘彬专注的侧脸,男人的轮廓在灯光下连阴影看起来都性感的要命,有细密的汗珠从额角滑落下来,让他想到刚刚喝的果茶,馥郁甜蜜的香气缠绕在舌尖。

对方突然停下动作,凑近来问:“元植一直盯着我看呢,怎么了,很痛吗?”金元植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上迅速腾起的滚烫的温度,连忙低下头去,生硬的转移话题:“没有...只是在看——弘彬你的手法很熟练呢。”

好在李弘彬也并不在意,扬起嘴角继续细致地刻画着:“我可是从十五岁就开始跟我父亲学技了哟,熟练是当然的。”

从不知道是店内还是李弘彬身上传来的柑橘香气麻痹了金元植向来灵活的脑部神经,和对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从音乐到书籍,两人都涉猎广泛且兴趣爱好大致相同。金元植开始知道李弘彬喜欢看书,喜欢打游戏,也喜欢打球。李弘彬开始知道金元植是个养狗专业户,日常爱好是写音乐和遛狗以及去健身房举铁。

擦去渗出的血迹,再用绷带缠好,李弘彬长舒一口气,脸上的微笑又生动起来,“弄好了哟,元植。”

“诶?好快。”金元植讶异地从床上坐起来,低头看了一眼腰侧,脸上满是赞叹的神情,“弘彬你好厉害啊.....”

“噗——被爱豆夸厉害那我以后该怎么办啊。”对方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调皮地眨了个wink,“看来我得去你的粉丝面前溜一圈,说你们爱豆夸我了,大概当晚我的ins就会被举报。”

金元植听到李弘彬少见的调皮的语气也笑得有些傻气,说:“但是是真的啊。”

忍不住捏了捏金元植的脸,对方的皮肤就像看上去那样好,李弘彬内心因为自己亲昵的举动有些惊讶,面上却滴水不漏:“好了好了我知道啦,起来吧,我等等还有顾客呢。”

麻利地穿上卫衣,金元植的脚步停在门口,回头冲李弘彬笑得灿烂,

“一定会再见面的,弘彬啊。”

 

TBC-

评论(2)
热度(29)
©木直知红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