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直知红豆

VIXX团饭偏蠢植/植受买定不离手/热爱傻白甜/R18社情文手🙌

【沇植】《年岁》{长篇}

*弧狗非常不好意思地跑回来了………前两周被学生会的一些事情拖住了脚,今天才发,不好意思鸭(鞠躬

*是新开的长篇坑,只是一个序章,发出来试试,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想继续看呢……可能就是从小到大吵吵闹闹黏黏糊糊的兄弟年上吧。

——————————————————————

{导言}

“我和他,细算下来竟是已有十年的岁月了。

朝夕相处,针锋相对,到最后相拥而眠。

此至这里,竟是一时语塞,不得半分言语。”


车学沇曾想过,如果那天他撩开窗帘,往另一扇窗户抬眼望去,是不是看到的就会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连带着未来,也完全不同。

当然不无可能,更多的却是必然。万劫不复却又温柔沉溺的境地,终已不顾的决心。

一切都是早已注定好的罢。

——————————————————

{序}

车学沇正坐在桌子上玩着玻璃弹珠。

并不是多少精致的玩意儿,所以他也只是当作闲暇时间的消遣。他歪着头,漆黑柔软的发丝铺面在稚嫩的手臂上,脸颊便鼓起一块软绵的肉来,看上去颇为可爱。

瞳孔在落日的余晖下是深棕色的,剔透得像一块琥珀。也有可能是因为玻璃珠的折射,自内而外地发起光来。

门铃响了,他就踩着拖鞋“啪嗒啪嗒”地去开门。

“学沇啊,我回来啦。”

眼前的男人一下巴的胡茬,磨在车学沇脸上,传来刺痛的触感。可他却仍然很享受,只因这是难能可贵的温情。

“爸爸。”

对方简单应了一声,便转身系上围裙,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其中还传来了不甚明晰的话音。

“对了,跟你说件事。”

“我过几天要出一趟远门……”

车学沇脸上鲜活又炽烈的微笑转瞬黯淡下来,黑发黑瞳透出了点与年纪不符的苦涩。

“又要去吗?”

“唔…是。”

不知道为什么,男人的言辞间有些含糊。

“这次可能要麻烦你一下。我知道你一向都很懂事……”

“能不能,帮忙照顾一个小朋友?”

车学沇有一瞬间是茫然的,他一个十二岁勉强算得上是少年,他爸居然放心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呆在一起?

“当然不止你们两个,我会让阿姨定时过来做饭菜,打扫卫生,你只要陪他玩一玩就好了,当然要注意安全。怎么样,可以吗?”

男人笑着从厨房里端出两盘菜,香气徐徐勾着车学沇的鼻子——他实在是太久没有吃过父亲做的饭菜了。他舔舔干涩的嘴唇,坐到饭桌旁,穿着白袜子的双脚叠合在一起,太阳东升西落,像衔起了一轮月。

“好吧。”

就勉强答应了。

——————————————

“来了。”

门铃丁零零响了。

门外站着个少不经事的小孩,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个子不高,看上去也就八九岁的样子。他一笑,就露出缺憾了牙齿的两个空洞,看上去有些傻不愣登的。眼角微微下垂,缝隙里依稀望得见纯黑色的眼珠,满布了银河与星际的光,盈盈地亮着。

他嘴里还嚼着泡泡糖,就是路边几毛钱一大把的那种廉价糖果,他吹出一个柠檬黄色的大泡泡,“嘭”地一声破了,舌头便灵巧地一卷,又重新嚼了起来。

“哥。”

小孩笑起来讨喜得不行,嘴巴也甜,也不知道是不是糖吃多了的缘故。车学沇轻轻应了一声,就把他领了进来,原本想的为难方法倒是一个都没用上。

其实……如果真有这样一个弟弟还挺不错的。

他坐在地上装作思考数学题,其实却是用余光瞄着那小孩。对方穿了条运动短裤,大大咧咧地坐在地上摆弄玩具。大概是爱玩受了伤,膝盖上贴了块纱布,白袜子提到小腿上,T恤垂到地面上,以及宛如清晨一般明朗的笑。

“哥,你看,我装好了。”

男孩嘴甜,手脚也快,看来是颇有天分。复杂的枪械零件马上就被组装好了,洋洋自得的表情看上去颇像只讨人夸奖的小狗。

可车学沇还没适应一下子多了这么个弟弟,他本来就是有些沉默柔软的性子,虽不至于怕生,但一时也有些无措。沉默良久之后,他轻轻从书页上抬起手,覆在男孩漆黑的发顶上,揉了揉。

“做得好。”

对方惊讶地长大了嘴,明明是自己过来讨赏,但是好像得到了赞许后又觉得不可思议。车学沇笑了一下,觉得对方真是可爱的弟弟。

“哥你笑了!”

“怎么,我就不能笑吗?”

“诶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车学沇看看男孩鼓起的双颊想了想,自己是有多久不曾这么开心了呢?父亲不常在,于是他就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他不太结交朋友,也不怎么出去走动,好像对外面鲜活的世界总是熟视无睹。

于是眼睛里慢慢就只剩下了苍白的孤独和不曾察觉到的寂寞。直到小孩被冒冒失失地塞进来,温暖像萤火一样,一点一点慢慢晕染开,就好像天边的流云。

“你叫什么名字?”

“啊——哥前面没认真听我自我介绍哦——好过分。”

“……对不起?”

“没事没事。我这次说你就一定要记住咯。”

“一定。”

“我叫金、元、植。怎么样,好记吧?”

“……嗯。”

车学沇又上手揉了揉小孩的头,跟之前一样软。与之前不同的是,底下的人蹭了蹭他温热的掌心,温顺得像只幼犬。

那双被濯洗过的下垂眼很亮,抬起来看着他。

“……去刷牙洗脸吧。要睡觉了。”

“好~”

车学沇看着金元植蹦蹦跳跳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所以打了个寒战。缓过神来又觉得好笑,这可是夏天啊。

但不得不说,有时第六感总是出乎意料地准。


TBC-





评论(10)
热度(15)
©木直知红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