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直知红豆

VIXX团饭偏蠢植/植受买定不离手/热爱傻白甜/R18社情文手🙌

Pinocchio(合作款)

yep!

挣大格:

五年一次的国宴,来了


约瑟二世准备洗牌三区的势力了。


“老师....约瑟前两天遭到刺杀,他怀疑你了,这次你和我一起出席。我怕....”怕,约瑟二世拿你开刀。


在金元植这里,就是拿A区开刀。


是不同的意思。


“什么时候。”“七天后”


“嗯”金元植挂了电话


从喉咙深处,传来火辣辣的感觉。水,他需要很多水。他朝厨房走去。


厨房里有树莓汁,他去喝了吧。


水顺着喉咙一点点的滑下去,终于舒服了很多。


国宴?国宴。


他咧开的獠牙,冲着黑暗。


“黑?”睡眼惺忪的车学沇抱起了他认为半夜乱跑的宠物,回到了床上。


呜。。。车学沇的身体真的好凉,但是给了金元植强大的安心感。


睡吧。现在,还不是战场。


RAVI记得的国宴,是野兽的青牙,贵族的笑声,和最后好了的致命伤,还有被撕碎的小屁屁。


而金元植在国宴上,得到了升职的机会,成为了A区的领导人物之一,成为了韩相爀的老师


他没想过,自己会爬的那么高。


高到,上层的机密不用偷,就找到了。


Nancy从没有想过,RAVI这颗弃子,随时能杀死其他的棋子


RAVI是要被放弃的存在。哪怕是alpha


开始是李家的人质,回来了 ,现在


是金元植。


埃伦斯,和他没有一点点关系。


为什么会有不好的预感


抱起呼呼大睡却在拼命皱眉的大黑,车学沇轻轻的蹭了蹭大黑脖子上的软乎乎的黑毛。


还在呼呼大睡的金元植终于醒了,死命的瞪着车学沇。


“大黑,我们,要去B区看看喽。”


对哦,车学沇也是领导之一啊。


C区的,坦克啊


他也得才加国宴。


所以,他以什么理由消失呢?


然后,参加他不想参加的国宴






甜月桂这种混合着微辣气息的清新香气确实很适合熟透了的芒果的甜腻。


推开了那个眉眼和金元植有九分像的omega,韩相爀伸手就要锤弘彬。


那种甜腻的奶油味真烦人。


“弘彬.约瑟,我只是答应你过来吃芒果派而已,不是要表演春宫图”


咬了一口仆人刚送上来的曲奇,彬弘彬常无辜的眯起了自己的兔子眼。


“韩赤赤,我只是来给你添堵的,如果你要表演再好不过了。”说着,又喝了一口红茶


“还有我好歹是七皇子,虽然不受宠且平庸 ,但是你起码要喊声哥吧”


“屁,起码三年我都没喊你哥了,原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天天找和老师相似的人来给自己添堵,不知道老师不可侮辱吗?


要不是关系好,弘彬早就躺地了


空气中的百利甜的信息素越来越浓。韩相爀的气压越来越低


“哥你是怎么找到这些人的,老师明明。。。”


“不可复制是吗?这是李家最新研发的基因再造技术,只要一个信息素,再选个容貌就是一个可以维持一天的玩具了”


“玩具?”


“玩具。”


是性爱玩具,而且现在,时间不止一天。


这句话弘彬没有说。


韩相爀叹了一口气。他不介意杀人的,老师,也只能有一个。


是独一无二的


“看你那一往情深的样,你那老师又那么重要吗?”瞪了一眼又不知道陷入了什么脑洞的弟弟,弘彬咬碎了一颗小小的圣女果。兔子眼瞪的大大的。


“真的很重要。”他是红桃皇后的时间啊。缺爱的红桃皇后,在时间那就是一个孩子。


“还有哥你眼睛别瞪了,再瞪也不是铜铃。”


虽然挺大的


一起玩了那么多年,弘彬对这个弟弟还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自己月桂信息素还怼不过他的百利甜,所以他现在只能把气撒在下午茶上。


“赤赤,这一次 ,他,会来吧。”


弘彬将白兰地倒在了海绵蛋糕上。


“不知道”等了很久的芒果派终于被端上了桌,但是两人的胃口都消失了大半。


“弘彬哥,当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就不要再深入了。”


韩相爀戳烂了他的那一份芒果派。


是的,旁观者。


弘彬并没有对芒果派下手


“七陛下,A区的金元植到了,要安排吗?”


低眉的管家带来了打破尴尬的消息,弘彬挂起了招牌笑容“安排,顺便,把韩上将带过去。”


没有做错,没有。弘彬,只能这样。


韩相爀叹了一口气,离开了。


弘彬的想法太天真了,约瑟敢把安排三区表面领导的活给他,就代表,弘彬,已经是棋子了。


或者,弃子。


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哥,其实无论如何,我帮你




金元植最恨的就是他这个想什么就来什么都大脑。


刚刚想了车学沇会不会有人偷袭 ,现在,真的有人偷袭。人数和自己想的一模一样


别又是碰巧吧?


金元植很郁闷


为了更快捷车学沇是把大黑捂在怀里直接走小路。却不想被那群老不死的的人偷袭了。


M.D.F.U.C.K


果然是目光短浅的收复暴乱区。


这一次是老不死真的下了血本,Alpha雇佣兵可不便宜。手中的石头毫不留情的砸在了那一个看起来比他高了很多的Alpha头上,脑花就炸裂了,到了同伴的身上。


但还是太弱了啊。


老不死知道这些小道带着热武器被查,这么就不知道压了他们那么久的Alpha最擅长肉搏呢?


异色的双瞳是看不清的光。


脏甜的味道不断的的在刺激着车学沇,需要获得更多的,香气。


他把大黑放好,又踏入了那片血区。


金元植只能趁着现在立马蜕皮,他要去帮车学沇。


车学沇的体温变了,发烫的吓人。现在的车学沇,一定古怪的要命。


元植证明了猜想是对的。


车学沇现在,只记得两件事


杀了这些人,虐碎这些人。因为他们的味道不是很好。他已经把为什么杀人忘了。


“车学沇!”金元植拉住车学沇,可车学沇似乎又忽略。


该死的。


逼不得已,金元植只能正面制住车学沇的手。却没想过,自己会不会受伤。


也许是起了效果,上帝。


车学沇的注意力不在被自己杀的所剩无几的人上,而是咬破了想金元植脖子上的血管。吮吸着留下来的血液。


该死的。。。


让他在意的不是血液的流出,而是在舔吸着的嘴唇和舌头。酥酥麻麻的触感让他有点。。。受不了。


是的,受不了。


他想悄悄地退出这片区域,可车学沇拢住了他的脖子,好像是一块蛋糕一样,对他又啃又咬。


是真的把他当成了食物


车学沇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他感觉,那么多的腥臭 ,只有他是甜的,所以他不放手。


再这样下去会被吸完的。


在一旁的李在焕眯起了眼睛,残次品,居然在吸着成品的血。


唉。


千万不要被吸死了,那么好的玩具。接着,前行。


金元植将蜕下的狗皮塞在了已经被他敲昏过去的车学沇手里。平常都是要烧掉的,这一次留着吧,就当给大黑告别了。


他要离开了,再也不回来了。


大黑,就不存在了吧。


他接着前行。离B区,还有一天的路程


这样吧


goodbye


B区金元植并不是很了解,但是他也还是知道B区的豪华程度的。


就像这一个房间,就抵得上一个部队的半年军饷。


将整个身体泡在了泳池里 ,金元植静静的等着血液的流转恢复。被车学沇吸的太多,现在他只能指望Pinocchio了。


必须赶快的恢复,不然约瑟是绝对要拿脸色苍白开“玩笑”的。


所谓的代价,无所谓的。


金元植并不知道,自己的门外站着两个人。


“赤赤,他的身上 有威士忌的味道。”


弘彬的平静,韩相爀的阴沉。


“别说了哥,我进去问问老师是为什么。”


他最会干的事就是找借口。


后来,韩相爀无比庆幸是只有他一个人进去的,但也在遗憾,为什么这是会被老师,彻彻底底忘掉的事


进门时,韩相爀闻到了一股很清甜的味道。不是Alpha的,也不是omega的,可beta却没有味道,所以这又是什么味道。


他的生物老师偷了一个懒,没有告诉过韩相爀,如果是一个基因强大到可以无视Alpha的beta,他也会有信息素的,不是像Alpha那样的有威压,不像omega那样的甜腻腻,却非常亲和。


就像现在,是和百利甜相融,而不是相斥。


顺着味道走了过去,韩相爀捞出了好像差点溺水的老师。


“老师?老师.”好像,不对劲。


金元植的眼睛不是清醒的感觉,迷迷糊糊的样子,死命的在盯着他看


“老师?”


你的Alpha信息素哪去了。


“李泰民 ,药剂,好玩吗?Pinocchio,好玩吗?”


一字一字的,韩相爀听的懂,连在一起,他不懂了。


他不懂意思,无所谓。但是,老师把他当成了另外一个人,他有所谓。


把金元植压在了椅子上,“金元植,看看,我是谁”


“你是谁?”


(省略2000字肉文,后补)


韩相爀把金元植抱在了床上,出了门。


弘彬:。。。。(已经三个小时了)


韩相爀(还是想想怎么面对清醒过来的老师吧)


真的会有车,会有的!等我战胜了手稿的羞耻。嘤嘤嘤。泳池play哦


@木直知红豆

评论
热度(12)
  1. 木直知红豆挣大格 转载了此文字
    yep!
©木直知红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