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直知红豆

VIXX团饭偏蠢植/植受买定不离手/热爱傻白甜/R18社情文手🙌

【沇植】《年岁》{长篇}

*第一人称车学沇视角。



CH 1

我其实挺喜欢雨天的,但元植却不喜欢。

我坐在藤椅上看书,沿着金色边框顺眼看去。他正对着镜子摆弄他邋邋遢遢的领结,下颚线上小孩似稚气的轮廓已经稍稍脱落去了,显现出里头少年独有的清秀。眨眨眼的时候,对着里面的自己摆了个鬼脸,露出一点点红艳的舌尖,但很快又收了回去。

他套上蝙蝠衫,灯笼裤包裹出浑圆的臀部,像两个小团子一样跳跃着。两条漂亮的,像松饼上淋一层厚厚的蜂蜜那样细腻甜滑的腿上,附着用袜夹夹好了的白色筒袜。

“为什么一直在下雨啊。”

他用手指拎起袜沿,百无聊赖地拨弄了一下,就马上弹了回去,发出“啪”地一声脆响。我看了看窗外连绵不绝,似乎没有尽头的雨,马上又转回到书页中。

“不知道。可能过几天才会停吧,听天气预报说是最近有台风。”

藤椅还在吱呀吱呀地晃着。三年前元植刚来的时候,我还够不到这椅子的底座,现在竟能踩实了。

“诶……真扫兴。”

他撇撇嘴,转而想拉点什么别的来转移注意力。但找来找去好像只有眼前的我才稍微有点生气,于是就像只欢快的鸟雀一般对着我吵嚷起来。

“……哥我跟你说,之前那场球赛……”

我还想继续看书,却发现书页的内容突然枯燥起来,竟是半分不如小孩嘴里唱歌一般的语调有趣。我于是轻叹口气,合起书,半撑着脑袋听他绘声绘色地唱起歌来。

对方正在变声期的前奏,声音里早已没了幼时的软糯,略微带了点沙哑的协奏,听起来倒也舒服。他跪坐在地面软和的毛毯上,眉飞色舞地讲着些什么,我却听不见了,只觉得面前仿佛是只惹人怜爱的小火烈鸟,光是神色,一眯眼一轻笑都可爱的不得了。

“……我踢出球的那瞬间,对方守门员用尽全身力气拦着呢,但却还是扑了个空,哈哈哈……”

“……哥你真该看看,那可有趣了……”

他说着站了起来,白色的袜子上沾满了灰尘。他倒也不在意,随便拍了拍,就试图向我演示那守门员可笑的扑球动作——滑稽得像只偷吃香蕉的大猩猩——于是我就忍不住笑了,大概是笑了的,因为我看到他也笑了起来。

“哥你笑了诶!”

他快步跑过来——和以前每次我微笑的时候一样的反应——所以我继而认定,我肯定是在笑了的。少年身上有种好闻的味道——我猜那是后花园里不起眼的猫薄荷,带了点令人神魂颠倒的沁凉。他一跃而上,穿了白色袜子的脚掌踩在我的脚背上,非常舒适柔软的感觉,还有脚趾不经意间蜷曲的动作,在悄悄拨弄着我的每一寸神经。

他的小小的手掌也贴在我的手背上,鼻息滚烫,喷洒在我宽阔的额头上。他稍稍低了头,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只发出了一个单调的音节,又马上闭上了嘴,可即使这样,那混杂了车厘子和蓝莓的香气也足够迷人了。

“又偷糖吃了?”

他嘟哝了一声,也不做辩解——他没有空。元植湿润的,纯黑色的眼睛正着迷地盯着我上扬的嘴角,他用双手捧起我的脸———却忘了这样就没有着力点好支撑他的身体了,身体一倾便差点倒在我怀里。

只是差点,因为我伸出手,轻轻扶住了他的腰。

少年的腰肢很软,而且纤细。就算隔了一层衣物也能感受到的像镀了蜜蜡一样的细腻柔滑。

“谢谢哥——”

他笑了笑,露出一点白生生的糯米牙,颧骨被染成山茶果那样惹眼却不艳俗的红色。

“小点心——你到底在看什么。”

那一点缠绕的甜香近了,在我脸上留下一个湿嗒嗒的口水印子。

“看我哥哥。”

我轻叹了口气,便也由他去了。

元植内心有多深的恐惧,我不得而知,但我希望能为他做到最好,能最大限度地,抹去他的不安。即使三年过去了,那座冰山好像只消融了一角,我也不甚在意。

不过才三年。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不过才三轮。

总有一天能看到我与他花前月下柳,醉里醒时歌。

我还没从思绪中抽出身,那小孩已经雄赳赳气昂昂地捧着我的脸发话了。

“既然今天下雨,我可以和哥哥一起睡吧?”

TBC-


评论(5)
热度(14)
©木直知红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