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直知红豆

VIXX团饭偏蠢植/植受买定不离手/热爱傻白甜/R18社情文手🙌

【彬植】Carve(3){已完结}

(1) (2)

 

*-这篇文,甜到掉牙了。-是你牙齿不好吧,客官。

 

*请自备益达kkk

 

 

天花板是海蓝色的。

一层一层的阳光交叠着荡漾在其中,晦明错杂编织出海浪,起伏着拍打在窗边。

金元植歪着头看,剔透得如同玻璃珠一般的圆眼睛里扫过一圈圈波纹。

他和李弘彬一起回家了。

是李弘彬的家。

他在心里暗暗把这几个字翻来覆去好像读不腻似地念叨了好几遍,孩童般雀跃不已,连窗外微风翻卷,撩起他嘴角的弧度都毫不自知。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柑橘清香,掺进李弘彬递给他的白开水里,甜得像浓稠的糖浆。

“元植——这本书怎么样?”李弘彬拿着书在傻笑的人面前晃了晃,眼里有些担忧。明明是答应说过来找作曲灵感的人,到了之后却只会端着水杯看着天花板笑得像个帕布。

虽然这样也很可爱没错——但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可能会引发饭圈的强烈反应啊。

“啊.....哦可以的!谢谢彬尼。”金元植不好意思地回过神来,咧开嘴给了对方一个灿烂的露齿笑,下意识用亲昵的语气叫了他的名字,低沉而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在李弘彬听来格外悦耳。

接过书仔细端详起来,其实不管李弘彬递给他什么书,他知道自己都无法拒绝。

因为他是李弘彬啊。

金元植低下头装作认真看书掩饰自己脸上升腾起的红晕,因此错过了李弘彬脸上一瞬间闪过的愕然。

没听错的话……对面那家伙刚刚居然叫的是昵称??

李弘彬扬起嘴角,看来眼前这只兔子,应该是很乐意被狐狸吃掉才对。

“啊——好累。”李弘彬拖长了声音哀叹,看上去可怜其实是在撒娇。扑通一声瘫在沙发上,颇具弹性的皮沙发柔软地反弹了一下,几乎把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金元植不免有些好奇,在阳光下呈现出温柔的茶色的眼睛里满是探询的意味。眼前的人可是只接VIP客户的高级纹身师:“最近很累吗?”

“学沇哥最近勤奋得简直不符合他的年龄......客人很多不说,还都是必须由我接手的。”对方张大嘴打了个呵欠,上下眼皮打架似的粘在一起,嘴里的声音也越来越低,最后几乎微不可闻。

然后金元植感受到了。

感受到了从肩膀的一端传来的沉重的力量。

他几乎是一瞬间就坐直了身体,四肢僵硬得微微发抖。

他他他他他靠在我的肩上.....?!

感受到那人温热的鼻息拂过自己脖颈上的每一寸皮肤,就像是将甜美的清酒淋上待烤的羊肉,他理智上焦躁不安得简直想立刻逃离这若即若离的触碰,但又因为生理反应上强烈的渴望而停滞不前。

终究是理智更胜一筹,他用十足轻柔的动作慢慢托起肩上的重量,另一只手拿起沙发上的靠垫———

然而最后却以失败告终。

李弘彬环住了他的腰——或许说用搂更合适,像大型猫科动物抱着喜爱的玩具一样,用那张牛奶般光滑细腻的脸蹭了蹭金元植胸前的那片地方。

金元植觉得自己好像被扬起爪子的小奶猫挠得心痒,肋骨往里那一寸都跳得比谁都欢快。只要稍微低下头,对方微微张开的,柔软的蔷薇色唇瓣就像是邀请一样,把他的眼神理智通通都蚕食得一干二净,满脑子都叫嚣着要他俯身品尝那颗禁忌的圣果。

他只好移开视线,却恰巧注意到了一丝悄悄从窗帘缝隙里溜进来的阳光。像是一条金线从纺锤上滚落下来,爱怜地垂进李弘彬眼里。但对方显而易见地不接受,几次三番扭转角度,连好看的眉毛都皱了起来,仍然打不散那固执的细线。金元植再一次唾弃自己没用,手认命般绕过对方的背,像一把利落的剪刀。

咔嚓。

腰上的手搂得更紧了些。

TBC-




 

评论(12)
热度(37)
©木直知红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