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直知红豆

VIXX团饭偏蠢植/植受买定不离手/热爱傻白甜/R18社情文手🙌

【焕植】《疼痛的提拉米苏派》

*之前瓶颈期写的小短篇,今天突然想起来就顺手码掉了。

*祝食用愉快。


“元植啊……实在想哭的时候,就来找我吧。”

那人说的话从来都不知道有几分可信度,金元植常常这样想。

就像是陷阱上猎人特意放下的蛋糕,甜美的奶油和外包装上骗人的糖果图案,但就算只浅尝一口,眼前也是一片头晕目眩的醉人光景。

可金元植实在是太痛了。

他把那片沉甸甸的真心一点一点撕碎了,周到细致地铺在车学沇脚下。看着他温柔地笑着,挂着他看惯了,却仍然无法不为之动情的笑,走向那个穿着白色婚纱裙的女孩,然后两人拥吻在一起。

他只喝了一点酒,不多,但是够醉了,足够让他不清醒到敲开李在焕的家门,一只脚踏进陷阱。

李在焕戴了副看上去就道貌岸然的眼镜,让人只想踩碎了扔在脚下。他也确实这样做了,只不过还没来得及踩碎就被人拦住了。

“……你怎么了。”

“我喝酒了呀。”

“……我知道。”

金元植懒得继续装傻充愣,他趴在李在焕不算宽的肩膀上,慢条斯理地往他耳朵旁边吹气。

“车学沇呀。”

“……他怎么了?”

李在焕下意识躲了躲,可耳边的人又像牛皮糖一样粘过来。他只好微弱地叹了口气,任由了难得露出弟弟本性的金元植。

“他不要我了……”

金元植把那双孩子似的下垂眼藏进李在焕的脖颈里,好像看不见就不存在了这样催眠着自己。李在焕身上有股熟悉的奶香味,浓郁得有些扑鼻了,可他不知道为什么,却不想躲开。

“……”

李在焕无奈地摸了摸那人的头,清楚地感受到脖颈里传来的濡湿感。

小哭包。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因为金元植叹气了。

“在焕哥会要我吗?”

“嗯?”

“如果我喜欢在焕哥的话,是不是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别闹了。”

“我是说真的。”

“你喝醉了。”

“我没有!”

对方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李在焕看着金元植还湿漉漉的狗狗眼,有些哭笑不得。

“在焕哥不相信我吗?”

“是啊,不相信。”

李在焕慢慢悠悠地说,撇下这满嘴都是胡话的弟弟,转身打算去厨房给他煮碗醒酒汤。

身后一片凌乱的脚步声。

金元植真是重死了。就算铺着地毯,两个大男人倒下去也还是好痛。

一瞬间,李在焕也只来得及想到这些。

那人跨坐在他身上,外套敞开,露出里头蜜色的肩膀。牛仔裤上的破洞也被大腿紧实的肌肉撑开了,勒紧了,就露出一片斑斓的红。

和他眼角的水光一样潋滟又多情。

“别离开我……”

金元植哭得难看极了,原先冷厉的眉眼揉皱成一张遭人厌弃的纸,再也构不成一幅画来。

他一边扯李在焕的衣服,把那几颗扣子扯得七零八落,场面混乱得像是他们正准备做些什么。可李在焕深知金元植没那心眼,所以对方只是把一手的鼻涕眼泪全抹在了他昂贵的纯手工衬衫上,嘴里继续嘟嘟囔囔不知道在骂些什么。

就像泄愤一样。

李在焕坐起身子,衣襟微微敞开,勾魂动魄的样子。他本来就有着一张像极了欧洲人面孔的脸蛋,这幅颓唐的模样便像是从油画上走下来的。

可金元植没空考虑这些,耍酒疯的人没空在乎别人。他哭得自己打起了泪嗝,就像夏日里的池边,还在张嘴要糖的年纪。

“别哭了。”

李在焕有双琥珀一样柔软甜蜜的眼睛,但金元植今天却不买账。

他只是愣愣地看着李在焕,几秒之后眼泪又流了下来。好像没有尽头的长河,盈满了痴妄的悲伤。

“要我撒娇给你看吗?”

李在焕尝试着鼓起脸颊,金元植却还是直楞楞的。也不说话,就像失去灵魂的木偶。

从伦理剧突然切换到哑剧,这让李在焕有点些微的不适应感。他只好乖顺地闭上了嘴,只默默地看着金元植流泪。

一点一点顺着下巴汇聚起来,一片江河湖海。

“……我不想喜欢他了。”良久之后才开口的金元植,本就沉默的声音沙哑得不成调子。

“…你本来就不应该喜欢他。”李在焕揉了揉面前哭肿了眼睛的弟弟,发现发顶倒是一如既往的柔软。

金元植不常有像这样极端的时候,失望和悲伤像潮水一般退去后,他发现,其实那一片爱,早已经在时间的磨逝下寥寥无几了。

车学沇对于他像是依赖,一路走来相互扶持,相互照顾早已成为习惯的爱恋。

习惯成必然。

他摇头笑了笑,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他珍视了好几年的感情,好像一块放久了的蛋糕,当初因为好吃而小心翼翼地保存下来,许久之后切开,里面却已经霉变了,只露出丑陋的菌丝。

金元植突然看到了。

看到李在焕正关切地看着他,眼里是还来不及撤掉的温情。

他突然觉得,或许李在焕的那一句话,并不单单只是酒桌上的玩笑。

但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爱与被爱的能力了。

心仿佛是被风侵蚀过千万年的戈壁,缺漏着庞大的空洞,在黄沙中猎猎作响。

“我要。”

“……在说什么啊。”

金元植从想法中抽出身来,看着眼前温柔微笑的男人。

无论什么时候都让人心动,是李在焕啊。

“元植前面不是问我要不要你吗。”

“我说,我要。”

心脏突然空了一拍,又紧紧收缩了一下。

金元植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还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他还能再次陷入爱情吗?

金元植盯着李在焕稍厚的下唇,突出的鼻梁和歪歪扭扭的眼镜后面,那双无比真挚,常被粉丝说“像有星星一样”的眼睛,突然明白了。

或许早在更久之前,他就已经——

再次陷入爱情里了。

END-


评论(9)
热度(28)
©木直知红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