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直知红豆

VIXX团饭偏蠢植/植受买定不离手/热爱傻白甜/R18社情文手🙌

睡美人 Pt.1【车学沇】

*衍生自川端康成《睡美人》,闲来无事写来打发时间的系列产品。


“客人,这里的公子是无论怎样都不会醒来的,所以请不要有逾矩的举动。”
“这是自然。”
“请进,钥匙我已经放在桌上了。屋里的电热毯请不要关掉,公子们会被冻坏的……您知道的。”
“……好。”
我垂下眼眸,余光瞥见自己及腰的长发。
若是放到年轻时候,自己是断不会来此寻欢作乐的吧。
我蹲在镜前仔细检查了妆容,即使皮肤已不复少女时的水润光滑,却也幸好,还仍犹存了几分风韵。眉毛被细致地勾画上去,露出底下含情的一双杏眼,小巧的鼻子和已经染上朱色的嘴唇。
像是紧张一般,镜子中的人抿了抿唇。
虽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醒来,可她终归也还是不放心。
真会有能让人熟睡到如此程度的药物吗?那种程度的话,不是像死了一样吗。
我拿起钥匙打开门,那人嘴里称作“公子”的人,也不知是怎样一副容貌。
我早已过了如梦般容易悸动的少女时期,可看到躺着的那人时,却还是忍不住按了按心口。
就像是乐章里繁密鼓点前必备的空拍,左心口处一阵深切地,近乎疼痛的心动。
那位公子是真的睡着了——至少远观着确是这样觉着。整个人深陷在红色的天鹅绒里,看不清的脸微侧着,一只纤细的手松散地搭在床单上,下半身盖着同是深红色的被子,看上去有些温柔的不安。皮肤不是象牙般的洁白,而是像被松脂包裹后,历经了几千万年后镀成的琥珀。
我把门重新关上,踩着榻榻米朝那人走去。耳畔好像隐隐约约传来海浪拍打的声音,和着旅店门口的风铃叮叮铛铛,想来这里是临近大海,便有清爽的海风气息飘来。我走到那人身边,慢慢跪下,用手托起这位身段着实好看的公子那小巧的下巴,用豆蔻涂抹过的指甲与那人眼角晕开的山茶花一样的红色眼影相得益彰。我稍微使了点劲,公子漂亮的唇瓣就张开了一条细密的缝,从中吐出罂粟般诱惑的气息。
“我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尝试着轻轻摇晃了他两下,可他只是发出了两声像梦一般的呢喃,仍然紧闭着那双迷人的眼睛。
我只好脱下衣裳,和着里衣钻进被窝——这样看便更近了。他大概是我生平所见过的一等一好看的男子,黑色的短发微微卷着,大概是精心烫过了,柔和的五官和看上去适合笑着的嘴唇。我用指尖从他柳叶似的眉毛轻轻往下滑着,他好像觉得有点痒了,从喉间发出两声蜜一样的低笑,却仍紧闭着眼睛。
“真的不打算醒来吗?”我喃喃着说。
他大概是觉得有些热了,又可能只是想躲开我捣乱的手,翻了个身,露出背上流畅的线条。真厉害啊。我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公子后背上的肌理分明,蝴蝶骨突出恰到好处的弧度。我用手抚摩着,光滑细腻的触感让人忍不住喟叹。
或者会有腹肌吗?
我好奇地伸过手,越过他的腰往松垮的和服里摸去,硬梆梆的鲜明的轮廓。
啊,果然。
我从后背揽住他的腰,不知不觉在舒服的触感中睡了过去。半梦半醒间,我想到了以前小时候玩的花皮球。
那时候父亲和母亲都还在,会给我买很多漂亮的衣服首饰,可我还是最喜欢那个花皮球。那上面有繁复精美的花纹,在空气中跳动着,和我的头绳一起上下翻飞,明艳的太阳底下,我笑得开心极了。
那位公子好像在睡梦中翻了个身,又换成了一开始面对着我的姿势,一只手搭在我的腰上。我顺势被搂进他怀里,鼻尖闻到近乎让我流泪的铃兰香气,脸上湿漉漉的,或许是难忍的泪水,又或许是被电热毯熏出的汗,不管是哪种,都缓慢地滴落在他胸前那片华美柔软的布料上,晕出一小片难看的水渍。
这样一弄反而没了睡意,我又醒了过来,拿起他的手把玩着。那只手与我相比起来大的吓人,每根手指都比我长出一个指节。肉色的指甲被修剪得很整齐,看起来是个很在乎细节的男人。我看了看他的肩膀,说来奇怪,看上去并不是很宽的肩膀,骨架也给人一种很小的感觉,但真正依偎在对方怀里时,却是坚实而温暖的怀抱,就算装下两个我也绰绰有余。我不禁开始好奇他到底有多高,试探性地把脚往下够,结果够了好一会儿才够到。
这不禁让我有些吃惊,照我的猜测,大概是在180左右。我还在晃神中,这位公子却好像把我当成了他惯用的抱枕,腰上的手收紧了些,下巴在我头上蹭了蹭,睡得安稳,使得我不得不看向他的脖子。细看之下才发现脖子纤细而修长,是漂亮的天鹅颈。
是舞蹈家吗?
我暗忖着,有些不确定。舞蹈家又怎么会来这里做这样九流的工作呢?铃兰温柔的香气像是催眠的魔咒,使我忍不住又睡了过去,这次一夜无梦。

“客人,客人醒醒。您该离开了。”
远方朦胧地传来用力敲打门的声音,随即像是被打破了那层模糊不清的薄纱,窦然变得刺耳起来。
“……知道了。”
我费力地支起身子,耳畔又是海浪拍打岸边的潮信声,昭示着清晨到来的阳光和微风也透过窗户溜了进来。
身旁九尾狐一样的男子还沉睡着,我边穿上衣服,边用眼神一寸寸地在他身上探询着。
这里到底还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鼻息间有散不去的铃兰香气。

“抱歉久等了……请问可以告诉我这位公子的名字吗?”
“不行,这是规定,客人。”
“就算一个字也不行吗?”
“……”
“拜托您了。”
“……是车公子。”
“万分感谢!”
“请不要与别人提起。”
“那是自然。”
像是抓住了一丝踪迹。


评论(5)
热度(28)
©木直知红豆 | Powered by LOFTER